工程師的「今天」是到「明天早上」

事實證明不需要開 PS3 也可能拖稿。

早早設了鬧鐘,想趁早來個「單騎強登枕頭峰,孤帆勇渡棉被海」,落筆如有神…,直到 X window 吐了一行:

顯然昨晚的 Ubuntu upgrade 又中了什麼樣的黑魔法。

總是這樣,要比其他人早一步知道怎麼解問題,就得要早一步遇到它。最近 Ubuntu 12.04 Precise Pangolin LTS 釋出,意味著該向下一個版本前進:但不是這個剛釋出的 precise,而是下一個 beta 的 quantal。即便如此,在 ATI Raedon R620 系列之後就沒什麼遇過 X server 開不起來的狀況,而且近來 Linux 桌面環境也已經進步到讓你「幾乎忘了它 (Xorg.conf) 的存在」。特別在近年來的自動硬體組態設定後,實際上它還真有可能不存在。追這些新版本最大的…該說好處嗎,或許是生活中偶爾會有些「小驚喜」!比如,像是明明該寫稿卻在 lynx 上看有沒有人回報 Quantal FontPath 的這個問題,或是急著要用什麼檔案,但 md オンライン カジノ 剛炸過一輪,什麼也開不起來。喔!還有 Linux kernel 2.6.27 毀了一張 onboard 的 GbE[1] (淚目)

有天突然意識到,其實 Linux 的世界變動地還真快!cdrecord fork 成 woodim 之後,感覺一整個陌生,那三個 bus 數字還是必須的嗎?連 GTK UI 的 Brasero 都不是腦子裡第一個會浮現的詞。mplayer 居然出 2 了!它不是還在 1.0pre8 嗎?我也是看 aptitude 裡的新套件才知情。在孩提時代桌面上會放些 gDesktlets,那個 D 要大寫,現在自用的桌面倒是越來越簡單了--就是 gnome-shell 預設的那樣。gnome-shell 的確也有下載些 extension 來使用,從 gDesklets 的 python 變成不曾是選項的 javascript。看著這系統上的變動,往往會聯想到後頭一個個的 ChangeLog,每一個簡單的,複雜的,或者(嗶~)的改動,都是這玻璃方框背後有 N 隻看不見的黑手在操縱著。喔!我不禁又要想到《一枚銅幣》跟《謝天》裡頭的文句。

是工作吧,進到職場工作後,這些以往生活上的小玩具反倒是一個個脫節了。但明明家裡桌機是 Ubuntu,筆電是 Ubuntu,工作用的電腦還是那 Ubuntu。是對這 Linux 的環境的熱情有所滅卻了嗎?倒也不是。只是我們開始想了解些表面以下的領域,autotools 究竟在搞些什麼?GTK 、Qt 這些元件函式庫的作用?從網頁的一行 new Date() 會穿過多少呼叫才到 kernel syscall?開始發現除了些改改設定檔的小(?)事,原始碼其實更有趣。藉由修改、釋出原始碼和包裝好的套件,看著下載次數上昇的心情,大概就跟正妺看人氣指數一樣的吧!分享本身就是一件快樂的事,而分享的是自己的發現與成長或許又是另一層次。

呀!我似乎該來趕稿而不是被 X server 搞的啊!

[1]: https://bugs.launchpad.net/ubuntu/ source/linux/ bug/263555

您可能也會喜歡

目前找不到相關文章

對此文章發表回應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